首 页 时 政 金 融 电 商 企 业 法 治 曝 光 直 销 人 物 商 会 公 益 综 合
您的位置:首页 >法制 >

从侵财到故意伤害 小心合租房中的危险室友

   如果有“北京租房生活指南”,小雅觉得自己的经历足以在其中加上这样一条:小心那些心怀恶意的室友。去年,她被与之合租的女子骗走了4万多元,而后遭遇缺乏证据无法立案的尴尬境地。和小雅一样,不少人会选择合租,与陌生的室友朝夕相处,但这种临时的、带有偶然性的关系,可能会带来不安的因素,尤其是在群租房中,甚至有人因为危险的室友而丧命。

统计

合租中的刑事案件

群租房发生的居多

   在一份关于合租的问卷调查中,有40%的被访者会考虑和陌生人合租,原因是希望室友可以分担房费,以及生活中彼此照应。在“合租最大的顾虑是什么”一题中,70%的受访者关心生活习惯和安全问题。

   记者检索发生在租房室友之间的刑事案件时发现,因为生活习惯发生矛盾,继而引发冲突的故意伤害类案件最多。网络路由器的摆放位置、放音乐的声音、晚归、打扫卫生等,都可能成为矛盾的导火索。

   这类案件中的室友,充其量是脾气火暴,而且很多情况下,矛盾的发生双方都有责任,但下面几类案件,则是因遭遇了危险室友所导致的安全问题。

   数量第二多的案件是偷盗类的侵财案件,这类案件多发生在群租房等人员流动性较大的出租房内。

   第三类是诈骗类案件,其中以虚假二房东骗房费的案件为主。

   还有一类是偷窥、强奸等性骚扰、性侵类案件,这类案件多发生在异性室友合租期间。

   总体来看,这些案件多数发生在非法的群租房或者租客较多的出租房。另外,二房东通过网络招租过程中,也容易招来危险的室友。

案例

女子群租房被害

中介赔偿4万元

   2012年,18岁的徐小薇为了学舞蹈,只身一人来到北京。2014年3月,徐小薇报名了通州一家舞蹈学校,她通过中介公司,在通州租到了一间每月租金750元的房子。

   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被隔出来了6间房,徐小薇的房间靠近阳台。她对面的租户,是一名刚刚入住的30岁男子。徐小薇压根不会想到,对门这个名叫郭军的人,有着抢劫强奸的“前科”。

   2014年4月9日上午,徐小薇在卫生间洗澡。听到水声的郭军从自己床下掏出了事先买好的两根绳子和一卷胶带,将徐小薇拖至自己的房间,后郭军强迫徐小薇说出自己的银行卡密码。为防止徐小薇呼喊,他将其活活掐死,并把尸体藏到了地下室的楼梯下面。

   徐小薇失联后,其父母报警。2014年5月23日,郭军在山东落网,供认了自己杀害徐小薇的犯罪事实。2015年2月,市三中院判决郭军犯抢劫罪、强奸罪,判处其死刑。

   之后,徐小薇的父母以中介公司和房东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将二者诉至通州法院,索赔97万余元。

   法院审理认为,该案中的中介和房东存在群租和未登记备案的违法行为。徐小薇被杀害,中介公司和房东均存在一定责任,法院最终酌定中介承担10%的赔偿责任,一审判决中介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4万元,房东补偿5000元。

案例

网上招租

招来每天为自己做饭的女孩

   小雅今年24岁,去年大学毕业来北京工作。和大多在北京打拼的年轻人一样,小雅开始了自己的租房生活,她在朝阳区租了一间公寓,每月房租2500元。

   几个月下来,还在实习期的小雅觉得交租吃力,于是她决定在网上招租,希望新来的室友能和自己分摊房租以及水电网费。去年12月1日,一名自称叫王云的女子打来电话,询问租房事宜。当天,王云便来到小雅住处看房。

   小雅告诉记者,王云当时称自己是孤儿,本地人,刚从山东辞职回北京。自己在北京有套房,但是租给了别人,合同期为5年,现在不能住自己的房子,只能租房。“我感觉她挺健谈,自己当时也没疑心,就同意她住进来了。”

   小雅和王云约定房租是押一付一,每月1200元,水电网等费用均摊。但王云称自己钱不够,希望先只交房租不交押金,小雅同意了。当晚王云便住了进来。

   “从12月2日开始,她每天早上起来给我煎蛋准备早饭,中午买菜准备午饭,晚上带我去外面吃。她每天在家里打扫卫生,收拾房间。”小雅觉得自己很幸运,遇到了一位善良热心的室友,王云甚至还拍着胸脯称自己能帮小雅办北京户口。小雅虽然不太相信,但内心对王云好感倍增。

“借钱”后消失

无证据警方无法立案

   5天之后,12月6日,王云在微信上突然和小雅说自己要去外地进货,能不能先借小雅一笔钱。

   “我说没钱,王云说可以先用我的信用卡。”提到借钱,小雅提高了警惕,她让王云给自己写张借条,但在微信中,王云说可以把自己的身份证给小雅,钱一两天后就能还,“我没多想,就让她到公司找我拿信用卡。”

   当天下午,王云先是在取款机提现3000元,之后又找到可以给信用卡提现的人,取出了39000元。“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她是要骗我钱,就没有采取保护措施。”

   王云走时,还“借”走了小雅一部平板电脑、一块手表和一些衣物,之后,王云便没有再露过面,只通过微信、电话和小雅联系,并一直找理由不回家,也不还钱。

   12月9日,王云告诉小雅在出租房里放了几张银行卡,里面有8万元,“她告诉了我银行卡密码,还特别强调室友间应该互相信任。”

   9日当天,小雅试着在银行的自动取款机查看银行卡的余额。结果刚输完密码,卡就被吞了。小雅这才察觉到不对劲,在家人的建议下,她先挂失自己的信用卡,再报警。

   “警察说这是借贷关系,不符合立案标准。”小雅事后想想,王云是预谋的,并钻了法律的空子,“她以室友的身份,借贷的名义骗我的钱,让我没有证据。”

案例

情侣吵架纵火熏死室友

家属诉四方索赔

   遇到不怀好意的室友固然让人害怕,但有时候遇上不靠谱的室友,其杀伤力也足以致命。这也是一起发生在群租房里的悲剧。

   2013年12月28日凌晨2点,李丽和王亮这对情侣在群租房内发生争执。王亮动手打了李丽,李丽为了吓唬男友,拿起打火机企图点燃床上的被褥。

   初次,王亮出手制止了李丽,但两人仍争吵不休。李丽再次拿起打火机将床单的一角点燃,待到王亮欲制止时,火势已经越来越旺。二人见火势凶猛,彻底慌了神,但无论用枕头拍打,还是用矿泉水扑救,都没能控制住火势。

   火势蔓延,其他隔断房间内的住户闻到烟味纷纷逃离并报警,但居住在靠里房间内的小悦和小依两个女孩没能逃离现场,两人被困在卫生间内,最终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。

   据了解,王亮、李丽二人租住的是一间群租房,房东私自将屋子打起隔断,分割成了十个小间。

   2014年11月,市一中院以放火罪判处李丽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;以失火罪判处王亮有期徒刑六年,二人还需共同赔偿两名死者家属共计14.5万元。

   虽然两名纵火者已被判刑,但死者家属仍愤懑不平,将房主、二房东、中介公司和物业公司四方一并告上法院,索赔百万元。原告认为,四被告将不符合安全标准及存在安全隐患的房屋出租给受害人小悦、小依,且疏于管理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导致惨剧的发生。本案尚在审理中。

提示

租房最好找熟人合租

尽量不要选择群租房

   案例二中原告方的代理律师唐长城建议,租房者应尽可能选择与自己熟悉的同学或同事合租。尽量不要选择群租房,一是房屋的安全性不能保证,二是群租房人员流动性大,加上房东或中介不严格履行房屋租赁登记的制度,容易让不法分子钻空子。

   中介专业人士建议,网上招租,除了要留下对方身份证复印件外,还应签订一份标准的租赁合同,最好选择长期租户,并要求对方支付押金。与陌生人合租期间,尽量避免在出租屋内存放贵重物品。如果发现合租者有不良的生活习惯,或者图谋不轨,要提高警惕,并在合适的时机更换房屋或报警。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  记者 张宇 插图 王金辉)


  

上一篇:吕梁警方破获一起重大网络销售劣质卷烟案

下一篇:私刻公章骗法院 “老赖”被刑拘